自考网 > 女性 > 正文 >

玄武湖里有多少鱼?普查结果 出门带一个手机就够了

作者 球探比分网 来源 女性 浏览 时间 17/01/11

  □金陵晚报首席记者 于飞

  玄武湖曾经是南京人的“鱼库”,清人吴敬梓在他的《儒林外史》一书中曾写道:“玄武湖内有七十二条渔船,清晨市面上所售鲜鱼,皆出自湖内。”而清人张通之则在《白门食谱》中这样描绘:“后湖(注:即玄武湖)之鱼,体大而肥,其味极佳。”那么问题来了,你知道现在的玄武湖里究竟有多少鱼吗?和过去相比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日前,玄武湖鱼类大普查工作结束,玄武湖里的鱼量达到了60万斤。

    出门在外,点开手机地图,一些“气泡”冒出来,显示附近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在打折。坐上公交车或出租车,用手机刷一下便付了车费。去到店里购物,结账时挥一下手机,钱也付了,折也打了。

    “出门只带一个手机就够了。”这是李程畅想的图景,如今不少已经成为现实。2007年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留学美国,在硅谷找了份微电子的工作,2011年,李程认识了一个研发手机支付芯片系统的朋友,随他回了国。

  曾经 200艘渔船捞三个月也捞不完

  以前,玄武湖不仅是公园,还是南京人的“鱼库”。玄武湖管理处水务所负责人石钢告诉记者,在鱼量最鼎盛时期,每到春节,工作人员最大的福利就是每人可以分10斤从湖里打捞的鲜鱼。

  根据现有的文献资料记载,最迟在清朝,玄武湖的鱼就已经很有名了,到了民国时期,玄武湖内养的鱼就更多了。据记载:1929年,玄武湖投放鱼苗20万尾;1930年,投放鱼苗30万尾;1937年,投放鱼苗50万尾。至于渔户捕到了多少鱼,也有数字。例如,1932年,玄武湖捕鱼1.04万斤;1933年捕鱼5.63万斤。

  没错,玄武湖作为最大的“水产养殖场”,鱼类还对外卖。据说,每年捕鱼都是专门的“开放日”,捞鱼当天也成为渔民欢乐的节日。政府部门不仅派出了专门的人监督过秤,还派出警察,把守在玄武门与和平门。同时,玄武湖的鱼还成就了南京的地名,据史料记载,渔民将鱼过好秤后,会到进香河那边的鱼市贩卖。清朝和民国时期,南京市民吃的鱼基本上都是从这个鱼市出来的,而“鱼市街”的地名是拜玄武湖鱼儿所赐。

  石钢说,最鼎盛的时期,玄武湖里有近100多万斤的鱼,一网下去就能捞出10-15万斤。而历史记载发现,1936年12月13日这天,玄武湖居然扎进200多艘渔船,捕捞期长达三个月。

  现在 螺蛳青已“霸占”玄武湖

  近几年来,玄武湖每年都投放鱼苗改善水质,随着水质变好,鱼的品种是多少?数量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想要知道答案,并不容易。石钢说,从去年12月开始,他们的科研人员每天晚上在玄武湖分区域撒大网进行普查,“到底有多少鱼是可以计算的,原理是利用统计学中的抽样检验计算方法。”

  石钢告诉记者,排除自然规律死亡,以及被偷钓、偷捕的量,根据估算,目前玄武湖鱼类总量在60万斤左右,种类则达到11种。“这个鱼情还算可以,比10年前的普查结果多。”他说,玄武湖里数量最多的是螺蛳青,占据“霸主”地位,然后是草鱼,其次是鲢鱼。“有一年打雷,正好当时隧道工程时留下来一根钢筋露出湖面,就打死了一窝螺蛳青,最重的80多斤。”

  顾名思义,螺蛳青喜欢吃螺蛳,并不能帮助净水,所以在玄武湖近几年放养的鱼苗清单中,并没有螺蛳青。石钢说,它的数量变化,估计是和10多年前投放的鱼苗自然生长有关,并且它们在玄武湖已经开始自然繁殖了。

  长江白虾也“来到”玄武湖

  在玄武湖的“水产养殖单”上,湖虾也名列其中。但这次普查时,捕捞人员还发现了长江白虾。石钢告诉记者,长江白虾产于长江下游江边一带,据判断,玄武湖之前会定期引江水冲洗,而长江白虾的卵可能是“随波逐流”来到玄武湖。所以,现在玄武湖夏季打捞水草时,会特意留一些水草区域作为虾子的“育婴岛”。

  业内专家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初,玄武湖里鱼类来源有:固有野杂鱼以及人工引进驯化的养殖鱼种。而玄武湖是封闭的静水湖泊,属于亚热带,气候温暖湿润,湖内浮游生物也很丰富。按理说,这样的条件,应该很适合淡水鱼虾常年生长。但石钢告诉记者,长江引水冲洗到玄武湖后,还有一些江里“游”来的鱼,更有市民好心放生的鱼类,但这些鱼类对湖里的鱼虾则是“灾害”。

  同时,“玄武湖的爬行类也因放生而丰富,甲鱼、老鳖、巴西龟数量急剧上升,这也是很不好的。”石钢表示。

  有些鱼“好看”但不能吃

  现在,玄武湖里的鱼已不再为老百姓餐桌“服务”,它们的首要任务是和蓝藻、水草作“斗争”。专家提醒,这样的鱼还是少吃为好。

    那时国内的网上购物早已兴起,看不见彼此的买家和卖家,需要中间人来为交易做担保,第三方支付平台红透半边天。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机作为购物和支付的工具性能大大得到释放。

    李程看到,国内线上的消费与支付市场已经几乎搭建完善,要想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立足,他需要找到另一条路,线上和线下之间的空白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便是我们常常听说的O2O(线上到线下)。

    “简单来说,你的手机虽然能够在网上购物,但进到大部分的小饭馆、小商店和交通工具中,它还是没法用来付钱,或者不够方便。”

    2011年9月,带着能够用于线下支付的芯片,李程和小伙伴们的第一单生意,遇到了黑龙江联通。当时,联通想在校园里推广一种手机卡,既能当作门禁卡,又能用作饭卡,这正好是李程的专长。

    70多元一张的芯片,一下子被订了80万张。正当李程为这么一大笔钱而兴奋不已时,一盆凉水浇了下来——第一批20万张推广出去后,就再也推不动了。

    “只能吃饭和进门用,能够用到的场景太少。”李程意识到,各种支付技术已经成熟,但人们更需要的是能够随时运用它的环境。

    脑海中最先想到的场景是公交车,但过程并不顺利,公交公司的领导听完他的介绍,疑惑地问:“公交卡就能刷啊,为什么还要用手机?”

    “手机刷可以更方便!至少可以少带一张卡吧。”李程一个一个城市跑,向不同级别的老板和官员“推销”,终有一些城市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后来,他们的芯片技术又用到了社区,业主拿着他们设计的卡,既能做门禁卡,又能在社区的商店、健身房、餐馆里消费,能享受折扣和积分,还能抵扣物业费。

    从公交车到社区,李程理想中的模型有了雏形。2013年秋天,他所在的梅泰诺移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鼓起勇气去找银联。

    “在全国,接入银联网络的有1200万部POS机,但这些线下商户,90%以上没有通过互联网进行信息发布的能力,更无法完成电子优惠券的承兑,现有的POS机也没法直接参与线上折扣活动。”李程说。

    自从开始与银联的“拉锯战”,公司里的人都说:李程瘦了。隔天飞趟上海银联总部,他忙得乱了生物钟。好在经过多次磨合,“小弟”还是受到了“大佬”青睐。2014年7月,他们和银联达成协议,开始为商户们改造POS机,并给他们配备扫码枪。用手机APP绑定银行卡并领到优惠券后,在改造好的POS机刷卡就能直接享受优惠。

    而扫码枪的配备则为互联网企业的“扫描二维码享受优惠支付”做好了准备。2014年与银联“牵手”后,李程带着团队又开始了另一轮谈判——与拥有大量的手机等移动端客户、却不适合向线下商户做推广的互联网公司合作。

  比如说南京人爱用来煲汤的“昂刺鱼”,它的名字叫胡子鲢,石钢说,因为这个种群在玄武湖是野生的,所以它的颜色更黄,看上去比菜市场卖的更新鲜一些。但是,玄武湖湖底的污泥以及蓝藻,就是胡子鲢嘴里的“美食”,同时玄武湖中的鳊鱼和草鱼,它们是水草的“克星”,对付夏季疯长的水草。水草则吃湖里的氮磷等富营养物质,水草每被鱼儿们“清空”一次,也就是水中垃圾被清理了一次。而环境专家则认为,城市内湖由于污染较重,重金属等可能会有放大效应,奉劝垂钓爱好者还是少吃为妙。

  专家认为,目前玄武湖鱼类不管是种类还是数量,处于一个“健康成长”状态。不过考虑生态平衡,管理部门将在明年投放一些数量较少的鱼类进行补充。

    李程明白,与“大佬”们“和亲”后,迎接他们的是“扫街”。“要一家一家去和小商贩谈”,李程说,“我们不仅可以为他们带来更多的人气,还能提供精准的数据与信息,帮助他们精细化管理”。

    当然,想心思粘合线上与线下的,远不只李程和他的同伴:家门口的云南米粉店,虽然POS机还未改造,但支付宝已经捷足先登,为他们配备了支持手机支付的扫码小机器;怀揣着手机里的信用卡应用程序,虽然选择不多,但总能找到几家中意的商店刷卡打折;用手机支付公交车的城市虽然不多,但用手机叫车付费已经在全国形成流行之势……

本文由:(http://www.zikao100.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zikao100.net/ns/3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