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网 > 女性动态 > 正文 >

余秀华 《先人祭》亮出灵魂奥秘

作者 博彩通 来源 女性动态 浏览 时间 17/01/09

  本报讯(记者宋磊 通讯员刘莎莎)“人在摇摇晃晃的时候,诗歌就成了一个拐仗”,前天下午,诗人余秀华做客湖北省图书馆“长江讲坛”,以“我与我的诗歌人生”为主题,与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徐鲁对谈。

濮存昕对话波兰剧院院长:《先人祭》亮出灵魂奥秘

克日什托夫·涅什科夫斯基

  “你是如何与诗歌结缘的?”面对徐鲁的第一个问题,余秀华答道,她写诗多年,从来没有企望诗歌给她带来什么,只是喜欢。年幼时落下的脑瘫,对身体来说是缺陷,但让她对文字具有特别的敏感,诗歌也是适合她的文体。“诗人需要天赋,我的天赋就是对文字的敏感”。

  余秀华说,很多人说她写诗出名因为是农民,有身体缺陷,“这其实并不成立。”她解释说,“我是一个农妇,但我的诗和农妇没有联系。我是有脑瘫,但我的诗歌决不因此受益,没有脑瘫,我的诗会写得更好”。

  “在很多人眼中,余秀华有一种不寻常的神秘感”,徐鲁请余秀华揭秘生活中写诗的状态。余秀华回答风趣:“我一直待在横店村的家中,和其他村民没什么不一样。只是别人都会打麻将,我不会,所以我只好写诗了,这是唯一的不同。写诗的本质和打麻将一样,就是喜欢。”

  对谈最后,徐鲁问:诗人如何让诗歌接近读者?“我的诗你爱读不读”,余秀华回答直率,她认为,诗人不应该主动寻找读者,也不要在文字上故弄玄虚,用所谓的语言创新博人眼球。“写你真实的生活,一定会打动人,也一定会在诗坛留下痕迹”。

  余秀华与徐鲁对谈

本报讯(记者 郭佳)“在浪漫主义时期,波兰的艺术家认为自杀更是浪漫主义的至高境界。密茨凯维奇所代表的浪漫主义时期已经过去了150年,但我们还常常会去想自己是否还是浪漫主义者。”昨天,2015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首场艺术讲座——艺术家负责世界,在人艺实验剧场推出,波兰弗罗茨瓦夫剧院院长克日什托夫·涅什科夫斯基这样概括四小时舞台长篇《先人祭》的艺术表达。

作为讲座的主持人,北京人艺副院长濮存昕认为,《先人祭》的演出让他感叹舞台的奇妙,“我甚至不相信这是我所熟悉的首都剧场的舞台,包括舞台上的那个地洞,30年来我只用过一次,但波兰艺术家却利用这个机关从里面钻出了灵魂。我也有偶像,其中就包括昨晚了不起的波兰青年,以及以色列那位1米95的‘唐璜’。”在他看来,波兰剧院对于文学的重视与人艺相近,“虽然商业是桥梁,但艺术必须坚持纯粹,我们不能站在桥梁上生活,而要达到彼岸。”克日什托夫·涅什科夫斯基也表示,“波兰戏剧大师格洛托夫斯基认为,没有理论上的戏剧,只有现实上的戏剧,所以我们做艺术的人不要总想着市场经济,政府要保护艺术家,更要尽力保护年轻的大师。我们不是为了观众演戏,而是反对观众而演戏。戏剧提供了这样的空间,艺术家可以和观众‘吵架’。”

作为19世纪最伟大的波兰民族诗人密茨凯维奇的代表作,《先人祭》的改编自然也是不可回避的话题,对此,克日什托夫·涅什科夫斯基称,对原剧本一字不改,不是要向密茨凯维奇投降,戏剧的力量在演员的身体里、舞美的空间里,以及服装的质感里。“戏剧一直不停地改变,但戏剧一直是戏剧。重要的不是原作者要说什么,而是戏剧要做什么。‘先人祭’其实是天主教反对的一种不合法的祭祀传统,所以《先人祭》这部戏亮出的是波兰人灵魂的奥秘所在。”

  见习记者胡九思 摄

之所以将讲座的题目定为“艺术家负责世界”,克日什托夫·涅什科夫斯基称,“我不觉得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关于人类道德有什么想象力,相反艺术家倒是有这样的想象力。”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本文由:(http://www.zikao100.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zikao100.net/nsdt/3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