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网 > 女性动态 > 正文 >

刘一达澄清认知谬误 作者后人仍能说一口地道四川话

作者 新全讯网 来源 女性动态 浏览 时间 17/01/14

  刘一达是北晚的老记者,专注于京味儿文学写作,深谙老北京文化。许多老北京人都读过他写的小说,特别是《人虫儿》、《画虫儿》、《故都子民》等作品,不仅被广播电台录成有声小说,还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播出。这不,与《传世猫碗》互为姊妹篇的长篇小说《御膳房》马上就要出版了,小说背后,有着不少故事和掌故,我听刘一达娓娓道来,也感受着他对京味儿文化的坚守。

  成都月10月11日电 (胡敏贺劭清)当英语四六级、雅思、托福等考试困扰国人时,曾记否百年,中国内陆一位外国人将英语翻译成四川方言进行教学,让一群外国人熟练地操上一口四川话。百年之后,他们的教材《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重版面世,“洋气”英语与民国四川话跃然纸上再次“碰撞”。

  《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原是华西医院创始人、加拿大医生启尔德于1917年给四川“洋学生”们编写的学习四川话英语教材,现保存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图书馆内。“请巴到左手坐”、“换银元”、“请老婆子”……记者看到,《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共分为32个专题,收录了1002句日常四川话。每一句四川话后不仅有英语翻译,还用老式罗马拼音标注了中文读法。如四川话“换得到”后标注着“HWAN4DE2DAO3,canbechangedforasmuchas”。

  御膳房里故事多

  十几年前,当刘一达写《传世猫碗》的时候,就琢磨着要沿着这条线溯源,谈谈宫廷里的美食故事。一来二去,就想到了御膳房,由御膳房,想到了案上的厨师,他们为了博取皇帝的赏识,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宫心计”,这就是《御膳房》的主要故事。

  “乾隆皇帝登基之前,御膳房的厨师做的都是关东菜,沿袭努尔哈赤入关前的传统,加之历代皇帝勤勉政务,也无暇四处搜罗新奇食物。但在乾隆登基之后,曾六下江南巡视,因钟情南方菜的美味,他从各地广纳名厨入御膳房,御膳房的格局至此被打破。”可想而知,当精致、细腻的南方菜与粗犷、大气的关东菜相遇,再加上鲁菜杵在当间儿,必然是争得不可开交,谁都在绞尽脑汁变花样。如此“争宠”,到最后只能是结下梁子,变成世仇。直至现在,各大菜系也在暗自较劲,非要比出上下高低。

  别看《御膳房》是一部长篇小说,但刘一达的写作原则之一就是要坚持基本史实不能变,在此基础之上再考虑情节虚构的问题。写小说时,他成天泡在档案馆,在浩如烟海的史料当中找寻有关的信息,每一条记录、每一张膳单,都逃不过他的视野,从中他感受到了皇家餐饮文化的博大,也发现了人们在历史认知上的一些谬误。

  “比如这‘御膳房’,现在好多人都以为太后、嫔妃的一日三餐都是来自御膳房的,这大错特错。所谓‘御膳’,这个‘御’字,是皇帝的专有名词,御膳房这两三百号人,都是专职伺候皇上的。至于宫里其他人的厨房,只能叫‘膳房’,加了‘御’就越制了。”还有一个现象与当下社会关系紧密,许多餐饮企业在对外宣传的时候总会打上“秘方”的旗号,在刘一达看来,历史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种宫廷秘方:“皇帝的一日三餐受到严格管理,每次用膳都会有膳单存档,主配料都有明确记录。再说了,皇帝入口的东西,怎么能秘而不宣呢?要是下毒就麻烦大了,所以根本不大可能。”

  与其费尽心思斗心眼、搞包装,不如踏踏实实做好每道菜——《御膳房》告诉人们的,还是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难得 才显珍贵

  在北晚工作这些年,刘一达时刻不离京味儿文化,一辆自行车,他跑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采访和接触了至少五万多个不同职业、不同角色的北京人,留下的采访笔记有五十多本。而刘一达开始参与北京美食的报道,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事。

  当时,《北京晚报》办了一个“新食府专版”,专门报道在北京各处的美食,刘一达负责稿件的采写工作。那时美食宣传的平台就那么几个,容量也很有限,想在北晚上登一篇报道都需要排队。看不完的店、品不完的美食、写不完的稿子,刘一达一边了解京城美食圈的新动向,一边跟着大厨学独门秘籍,与之相对应的是,自己的体重严重超标,从140斤增至190斤……

  那是一个时代的状态,从饿得没的可吃、到有吃的刹不住闸、再到吃大鱼大肉,很多人都和刘一达一样,腰围陡增。而到如今,物质极大丰富,现在讲究的是荤素合理搭配、量适可而止,一切从身体健康的角度出发,人们也都回归理性,愈清淡、愈简单。

  1954年生人,不到16岁就进工厂,干的是又苦又累的烧炭工作,刘一达回忆起这段经历,总是感触颇深:“每天早上,我必须要吃上两个油饼、两个烧饼,喝两碗豆浆,一个上午才能顶下来。有一回我就是少吃了一个烧饼,结果还没到中午腿就已经发软,干不动活儿了。吃饭其实就是为了能把活儿干完,来不及考虑别的。有时候为了中午能多吃点儿,我还和几个哥们儿到食堂帮厨,别瞅就是多这一个豆包、半勺菜,心里都挺美的。”年少的刘一达还曾参加过一次吃饭比赛,那次他的“战绩”是五个豆包、四个馒头、两个饼子,总共二斤三两粮食,肚子撑得圆鼓鼓的,“吃这么撑,不能躺、不能跑、不能喝水,只能慢慢溜达着。”发了工资,去食堂“奢侈”一顿,花两毛二买一个熘肉片,提职称时在“老莫”请同事“狂撮”掉半拉月工资,也都已成为那个时代难忘的回忆。美食难得来,也就显得珍贵,真当成了家常便饭,也就没这么多印在脑海里的记忆了吧。

  刘一达曾经写过一篇《百菜大战京城》,将对北京美食的观察提升到一个全新高度:“的确是吃在北京,各地的风味都能在北京品尝到。而各个菜系在北京,基本上都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没有一个能够长久独占鳌头。”这个结论放到如今,也并不过时,刘一达还新补上一句:“人们从吃环境、吃文化、吃地理,开始回归到餐饮的本真,这是进步的标志。”

  人物档案

  “学习英文、认识繁体字、保护方言文化”,《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作序者廖志林表示,这本书是百年前记录中国语言、民俗、文化的时代标本,也是中国、加拿大友好交流的见证。

  1892年,启尔德将西医带到了四川,成立了西医诊所“福音医院”,华西医院就发端于此,启尔德也成为了中国西部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护士专科学校和大学的奠基人。

  扎根于四川后,启尔德家族成员和其他外国人在四川本地的学习和交流,启尔德选取了四川人日常使用频率较高、相对简单的语言编撰教材。他总结道,学习四川话的精髓在于词汇和句子,而不是方块字本身。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因为教材的帮助,一群朔长江而上的外国人学会了四川方言。在中国腹地,他们用方言与本地人交流,并传播了现代医学。

  上个世纪50年代,启尔德家族成员离开了中国,回到加拿大。“启尔德家族后裔大多能说一口流利的四川话,2010年启尔德孙子罗伯特·启尔德回到四川时,我问他能否听懂中文,结果这位白发老人用地道的四川话回答‘你洗我坛子哦’(意为‘你在开我玩笑’)”廖志林回忆道。

  刘一达,曾为《北京晚报》记者,广角专版主持人。现为北京文联理事、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迄今为止已创作出版了十多部长篇小说,四十多部纪实文学散文随笔,代表作有《传世猫碗》、《人虫儿》、《故都子民》、《坛根儿》、《咂摸北京》、《京城玩家》等。他的文学创作,形成了独特的京味儿风格,深受读者喜爱。

  “我出生于峨眉山区,是家中的长子,我还记得人力车和滑竿(一种交通工具)”,今年4月11日,在华西医院和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一次交流论坛上,远在加拿大的罗伯特·启尔德用一个视频短片回忆了自己在四川时的情景,他还特意提到,自己的爷爷在华西担任院长的时候,为了把医学知识讲述得更加清楚,曾把英语的医学讲义翻译成四川话。

  如今,原版《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成为了时代记忆,被新的教学方法所取代,但与百年前一样中外的交流仍在持续。在中国西部医学重镇华西医院里,北美、南亚的学生也到此学习医学技术,华西医院也每年派出医生到外学习,并要求副主任级别以上的医师拥有国外学习经历。值得一提的是,时至今日,仍有启尔德家族后裔从加拿大追随先辈足迹,来到华西医院从医执教。(完)

本文由:(http://www.zikao100.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zikao100.net/nsdt/3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