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网 > 外汇 > 正文 >

海口两名男子拒绝扣车躺地抗议 凌晨爬高压电线杆险丧命

作者 澳门现金网 来源 外汇 浏览 时间 17/01/08

18日的执法现场,乘车人躺在地上,花衣车主正追打便衣交警。(南国都市报记者 田春宇摄)

18日的执法现场,乘车人躺在地上,花衣车主正追打便衣交警。(南国都市报记者 田春宇摄)

  男子火车综合征爆发 凌晨爬上2.7万伏高压电线杆

  【摘要】 前日凌晨3点过,K336次列车缓缓停靠黔江站,一名旅客突然飞奔下车,狂奔一段后爬上站内一根高压电线杆。站台工作人员急忙报警,黔江车站派出所民警黄耀赶到现场,发现一名中年男子浑身是血,爬上了5米高的高压电线杆。

电动车违规改装时速达60公里被查扣。(南海网记者陈丽娜摄)

  10月18日,海口交警重拳开展交通乱象集中整治工作,为实现畅通海口、文明交通而努力。当天,交警支队出动警力2342人次,查扣电动自行车1766辆。查处违停机动车2765辆,拖移12辆。查扣摩托车84辆,拘留1人。查处超载货车4起,非法改装33起,客车超员1起。

  两男子拒绝扣车处罚 躺地大“闹”现场

  “您的电动车不能走机动车道。并且你们超员了,请下车接受处罚。”上午8时30分许,在海口国兴大道大英三西路处,美兰交警设卡开展交通整治,就在这时朱某涛骑着一辆电动车由南向北方向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当时车上还载着2名男子。看到交警查车,朱某涛赶紧将两名乘车男子放下,自己接着骑电动车到达执勤点被拦截下来。

  而就在现场民警准备暂扣朱某涛的电动车准备依法查处时,其中一名乘车男子朱某厌从旁冲出来与驾驶人朱某涛两人一起阻拦执法,不让民警暂扣电动车,并饰扣否认超远,僵持十多分钟。随后,记者从交警部门提供的执法记录仪上看到,当时朱某涛拖着电动车把手不肯放,而朱某厌则直接躺在地上,用手拉着电动车前轮,不让交警执法。最终两人被移送派出所。

  上午10时许,记者在国兴派出所见到了阻碍交警执法的两名男子。“交警乱扣执法,我肯定不能扣走车,我感觉腿疼就躺在地上了。”朱某厌称。驾驶人朱某涛承认存在走机动车道的行为。但却否认超员。

  海口美兰交警大队大队长刘建红则在执勤中,被两男子伤到,只见其左侧脸部有肿起,脖子有抓痕。最终,朱某涛将因涉嫌妨害公务罪或将面临刑事拘留,朱某厌而因涉嫌阻碍公务执法或被行政拘留。

  电动车违规改装时速达60公里 被查扣车主弃车走人

  上午11时许,在海口丘滨路口整治点,一名二十几岁的男子正骑着一辆改装电动自行车行驶在十字路口斑马线上,随即,交警将车拦下。

  南海网记者看到,这辆电动车车身脚踏板处加装了电瓶,信息显示,该车功率高达2000瓦,最快时速可达60公里。而根据规定,达标电动车的功率不得超过250瓦。此外,该车还加装了车身后座驾。

  在得知电动车要被扣车时,车主王某向交警提出要求:“我要把电瓶取下来,你把车拿走,这电瓶我花了600多元钱加装的。”

  正当交警准备开具扣留单时,车主王某转身离开了。执法交警介绍,这类改装车辆行驶在路上,于己于人都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孕妇骑电动车上机动车道被查 要求交警请吃饭

  “我是孕妇,电动车要没电了,赶着回家,要是出事情了你们要负责。”同样在海口丘滨路口整治点,一女子在机动车道上驾驶电动车,被交警拦下,正当交警准备开具罚单,该女子情绪十分激动。“我是孕妇,每天要吃六顿饭,我低血糖了,你们要给我管饭。”随后,该女子待在整治点不肯离开。

  直至下午1时许,该女子仍在整治点不肯离开,执勤民警只能通知辖区金贸派出所,在派出所民警的劝导下,该女子终于同意离开回家。

  电动车违反八不准一律扣车处理

  当天上午,在龙昆北路与龙华路交叉口整治点时,短短两个小时就已经扣了55辆电动车,都是违反八不准的,其中闯红灯、逆行、在机动车道行驶这几种违法行为最多。

  海口交警支队龙华大队七中队代理中队长云曙光介绍,对于电动车违法驾驶人,现在都是采取教育和处罚相结合的方式,“我们给他开完罚单后,驾驶人要先把罚款交了,然后去灵山车管所接受教育学习,考试通过后才可以将车取出来。”他说。

  除了对电动车“八不准”的整治外,此次整治还包括机动车的“三不准”,在南大桥下,停着三辆因为违停被暂扣的机动车,与电动车违法处罚不同的是,机动车车主需要先到窗口去处理违章,然后到交警安排的指定地点戴绶带参与执法,执法时常视情况而定。

10月18日,海口交警重拳开展交通乱象集中整治工作。(海口交警供图)

  前日凌晨3点过,K336次列车缓缓停靠黔江站,一名旅客突然飞奔下车,狂奔一段后爬上站内一根高压电线杆。2.7万伏的高压线,就在离男子身体不超过20厘米地方,险象环生。

  站台工作人员急忙报警,黔江车站派出所民警黄耀赶到现场,发现一名中年男子浑身是血,爬上了5米高的高压电线杆。“一旦触碰到电线,人就灰飞烟灭了,附近的人也极有可能触电。”远远看去,男子情绪激动,不停挥舞双手,随时有可能碰到高压线,口中不停念叨有人要杀他。

  民警立即找到了列车员了解情况。列车员称,车上并未发生追杀案件。该男子在列车刚刚停靠黔江站时就飞奔了下来,“下来之前头部并没有受伤。”

  在过路列车离开后,铁路部门立即断电。黄耀爬上了电线杆附近一个列车头安慰男子:“我是警察,哪个要砍你,我肯定抓住他。”听到这里,男子的情绪果然有所缓和,慢慢从电杆上滑了下来。在下地的刹那,其余民警上前一把将其拉住,送上了停在站外的120救护车。

  经过救治,男子逐渐恢复清醒。他姓李,39岁,四川人,在厦门打工,这次是去重庆探亲。事发时,他已坐了30个小时车,突然感觉头晕、害怕,糊里糊涂爬上了电杆。得知自己头顶的电线有2.7万伏后,李某后怕不已。

  这种类似突然抓狂的症状,就是火车综合征,也叫长途乘车综合征。民警黄耀称,这主要是长时间乘坐火车引起的神经焦虑、烦躁不安等急性精神障碍疾病。有些乘客是因为携带大量现金,担心被偷、被抢而情绪紧张。

电动车违规改装时速达60公里被查扣。(南海网记者陈丽娜摄)

  民警提醒,长途出行时,不要随身携带大量现金或贵重物品,实在胸闷,可以在停靠站台时下去透气。

  重庆晚报记者 朱隽 实习生 吕婷

本文由:(http://www.zikao100.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zikao100.net/wh/3135.html